白休

我富有渣文百字,想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,你要?拿去。

本来发着一会儿就删了
既然有人骂我
我就不删
略略略
到底谁才是小学鸡思维
目光短浅,没见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吗
不喜欢的东西就不能存在吗
( ˙˘˙ )醒醒吧,大清早就亡了
有骂我的空不如给哥哥们增加点话题热度,艹艹销量
那么多字有多少积分了都
浪费

2 1

占tag致歉

我就不明白有些人是磕CP磕出高贵感还是什么,您到底是磕CP还是磕rps,对于白居到底是什么想法。
我一直以为他们两好好的,在一起就好了。
没想到还发现了,宁拆不逆这种词。
拆?
你怎么拆?
有本事自己写粮啊
本事没多少天天叨叨叨坏人心情臭辣鸡。
我就是磕宇龙,我自己滚出去,行了吧。
哼。

83 21

谢迎朱×萧留白

衍生。

成熟运动系女性×青春期画家少女

“不接受捆绑。”

谢迎朱三步并两步的跑过去把东西拿过来,萧留白看着空空的手,又转头看着高她一头的女人。

“拿个东西拿那么久?”

“我找不到路。”

店里的人太多了,椰子壳都给挤碎了渗出汁来。

谢迎朱揽着人往位置上走,

“我也有个哥哥,”

她说,声音在萧留白头顶上晃,

“他最近也找了个男朋友,我也有点接受不了。”

“我哥也特别好,特别好看,人也特别好玩。我对他男朋友无感,但是,”

萧留白抬头看她,女人小麦色的脖颈上面是好看的下颌线,

“但是我哥他喜欢啊,他喜欢啊……我就无所谓,他开心就好了。...

8

谢迎朱×萧留白

衍生。

成熟运动系女性×青春期画家少女

“不接受捆绑。”


——

“真不管她了?诶那么大一如花似玉姑娘扔外头你不担心啊?”


“小朱不是领回去了吗?”


“……确实,诶你不会一直在后头跟着吧,哥,哥哥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偷偷乘着筋斗云去的哈哈哈哈”


“你走开!”


——


“我哥说了,火锅是人类最好的发明了!”


“我哥世界无敌最好看了!我哥会的还特别多!什么都会!……一点!”


“我哥还会唱歌!我哥唱的可好听了!他还会弹吉他!”


“我哥超可爱的!!!我哥特别好!特别温柔!”


吃火锅说到哥哥的时候萧留白意外的打开了话匣子...

2 5



谢迎朱×萧留白


衍生。


成熟运动系女性×青春期画家少女


“不接受捆绑。”


燥热的空气,不知名的虫鸣,踏上水坑的水花声,染上脏污的球鞋。


“我回来了!买了芒果和椰子,别老是窝在房间里,你不是最喜欢吃椰子了吗,我都吩咐店家帮我开好了,来来来,吸管都给你插好了。”


带着点北京腔的脆响吆喝声拉开了吱呀的房门,一个一身白裙,四肢修长的黑发女子慢慢走了出来,微低着头抿着唇,眼底的黑眼圈勾勒出那双和电视上那人极像的桃花水眸,水盈盈的,嘴唇却泛着白。肤也是白的,在阳光下反射的像个玻璃小人儿,看起来倒是个通透人物——


“你是怎么回事!我都...

5

码一个成熟运动系女子×毒舌画家青春期少女

大概就是xlb哥哥有了真爱她受不了攻击真爱,被哥哥说了两句气的离家出走被大姐姐xyz捡回家,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(?)的生活?
周报!!!周报大法!!

3

“我很难过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总是睡不着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他们让我别多想,别玩游戏,别让大脑兴奋。”

“那你就这样做啊。”

“……我还是很难过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开始不想吃东西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有食欲,总觉得恶心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……我不知道,但我还是会吃。”

“那不是没事吗。”

“……我还是难过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有时候会突然很害怕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会突然的心悸,手脚冰凉,突然哭出来,止都止不住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们建议我出去散散心,和朋友一起看看电影什么的。”

“那你就这么做啊。”

“……我还是好难过。”

……

初晨的光线在空中织成细布,散发着温和的光亮,只在房间里占了一小块角落...

6

【白宇x朱一龙】私生

 太太的文字让人在茶水里翻腾的心也沉下来。


私生是我看太太的第二篇文,第一篇是青青。平心而论私生是我最喜欢的一篇,第一章给我的震撼太大。


结尾的那首诗我现在都很喜欢,整篇看完之后再重念几遍也多了点苦涩。

你来人间一趟
你要看看太阳
和你的心上人
一起走在街上


代入感太强,第一章是震撼,看到这的时候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。


虽然是以旁观者的角度,虽然主人翁是个私生,但是看到后面还是觉得她可怜,更像是一个放大的人物投影。


太难过了,她看着她的爱人走进了光,看着她爱人和他的爱人一起走近了光。


她陷在黑暗日复一日的做一个不可告人的窥视者,小心翼翼的品尝...

丑生非【双罗】非



罗非正正经经的坐着,低头迅速翻着手中资料,旁边的同事都离得稍远些,不敢与他交流。

此时正是盛夏,他身上还是三日前的衣裳,透着汗,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额前干爽的刘海也变得油腻,那双炯炯有神的眼里充斥着疲倦的血丝和癫狂的执着。

老局长看了两眼,实在不忍心让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就这么‘走入歧途’,派着其他的警员把人拖进办公室。

罗非揪着手指,低头不语。

“你知道我叫你进来干嘛吗?”

罗非看着两鬓化雪的男人,迟疑的点了点头 。

局长也曾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优秀警员,他敛了那双雄狮般的目,双手搭膝。

“你最近魔怔了。”

罗非想反驳,话却在喉间梗住,只得缄默。

“案子早就结了,...

10
 
1 / 5

© 白休 | Powered by LOFTER